上期平码推算下期平肖|118论坛平码

尊敬的特約記者、通訊員:

中國建始網使用郵箱接收投稿,謝謝合作!

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科技 > 原創文學

登朝陽觀

2019-02-20 09:55:18 來源:中國建始網
分享
評論

文/黎采

一個人對一個地方凝望久了,就會生出一種渴望:走近去看看。或者說,一個人久久地凝望一個地方的時候,也會被一個地方凝望。而這種凝望終將變成一個人無法抵擋的誘惑。一個人的心去了一個地方,腳步遲早得跟上去。

我站在我家陽臺,第N次凝望朝陽觀。我再不去朝陽觀,我都不是我了。

我笑了一下我自己,然后下樓,走向朝陽觀。

很好,雖是寒意仍濃的冬日,卻有藍天白云暖陽相伴。

很慚愧,我在朝陽觀下這個名為“建始”的小城里生活了幾千個日日夜夜,直到今日才走近它。走近身邊這方熟悉又陌生的風景。這個“走近”著實有點遲到的感覺。

我赴約似的,揣著無法平靜的心,穿過熙熙攘攘的街道。我感到久違的愉悅——因為清楚自己“到哪里去”而心生愉悅——很多時候,我并不清楚自己要“到哪里去”。

到朝陽觀山腳下了。

朝陽觀是國家AAA級景區,在入口處,我竟完全沒想起買門票一事,徑直往里走,門口售票的小妹妹說:“你要登朝陽觀嗎?得購票,30元一張。”“對頭。我要上去。”我迅速購了票——不然,小妺妹只怕會以為我要來個霸王游,這就有點煞風景了,嘿嘿。

踏上步步石階,心生淡淡歡喜。石階陡峭曲折,腳步或快或慢。

塊塊青石歷經歲月的洗禮,呈現出別樣的厚重滄桑。點點青苔生長于青石之間,片片落葉鋪陳于青石之上。每一步,都宛若走入畫卷之中。每一步,都仿佛踩在紅塵之外。

一路上,很靜,偶爾碰到三兩個游人;越往上走,越靜,小城的喧囂一點一點在我身后遠去,山林的清幽一絲一絲沁入我的心脾。山風輕拂,鳥鳴林間,不問前路有多遠,且與青山兩相顧。隱入山中,實乃一件無比愜意的事!

這條寂靜的石階路上,隱沒了多少行者的足跡?或許只有飛揚的塵土知道。

這條蜿蜒的石階路,更像是一種說不清的叩問,叩問一個人內心深處某種朦朧的追尋。追尋什么呢?不一定需要答案。追尋著,就是一個人的生命散發芬芳的樣子。

登至山腰,我已是氣喘吁吁,于一個轉角處駐足,只見城郊有農田縱橫交錯,農人耕種其間。農人看起來是那么小,小得像農田上的一個個移動的點。但農人又是那么大。他們,是大地最虔誠的守衛者,他們的大,像大地本身一樣,不動聲色,卻無邊無際。

登上山頂,再走過一段較為平緩的石板路,我終于看見前方綠樹叢中,一堵紅墻攸然閃現,蒼勁雄渾的“朝陽觀”三字赫然映入眼簾。疲憊的我瞬間覺得渾身又充滿了力量,迫不及待地拾階而上,進入觀中。

這就是我曾經無數次遙望的朝陽觀——煙雨蒙蒙之中的朝陽觀,晚霞融融之中的朝陽觀,白雪飄飄之中的朝陽觀……我從前遙望的目光,是否依舊在朝陽觀的某處安放?我此時急切又慌亂的目光,是否一再被風吹散?

這座位于縣城南面鳳冠山頂的觀,因山形似一只向陽欲飛的彩鳳,寓丹鳳朝陽之意,故名“朝陽觀”。

盡管我多次想象過登上朝陽觀后可能遇見的美,但眼前的景象還是把我美得有點不知所措。目之所及,但見紅墻青瓦,飛檐翹角,方格木窗,長長走廊,蒼翠古柏,滴翠綠竹,妖嬈藤蔓,素雅幽蘭……朝陽觀,淋漓盡致地演繹著古樸,神秘,悠遠,靜謐。我傻子般的走走停停,攝人心魂的韻味包圍著我,感動著我,雕琢著我。

格外賞心悅目的,是院中的幾樹梅花。一樹紅梅含苞欲放,另兩樹紅梅迎風怒放。還有兩樹臘梅,也正盛開。這兒一簇紅,那兒一簇黃,紅的如霞似錦,黃的清新脫俗,渲染出夢幻般的繽紛。香,馥郁的梅花香,縈繞,飄蕩。風華無限的梅花樹襯著寂寥蒼老的古建筑,是空靈雅致的中國畫,是悠悠流動的禪意。

這里有一天然水池曰“天池”,故朝陽觀又名“天池寺”。史載天池寺始建于明代中葉。數百年來,它歷經戰亂、波折,被毀壞,被修復。曾經梵音裊裊,香火旺盛;曾經血雨腥風,滿目瘡痍。朝陽觀再也回不到過去的興盛。朝陽觀的安寧算是一種珍貴。我靜默。我沉思。如今,這里很空,四處空空蕩蕩。如今,這里也很滿,各種類似意念的光輝十面埋伏,若隱若現,引人入勝。

正恍惚間,鐘聲響起。循聲抬頭,看見更高處的鐘樓。

我紛亂的思緒,在鐘聲里化為縹緲。我分不清自己是清醒著,還是迷惘著。

我走上鐘樓。鐘聲引我走上鐘樓。

鐘懸于樓頂,但不見敲鐘人。無人時,鐘,只是鐘。當一個人敲響鐘,鐘其實就不是自己了,鐘聲只是一個人不可說的心緒的表達。鐘承載了太多的表達,在時光里變得天空一樣遼闊、大海一般深沉。鐘聲的余音依然在空氣中輕輕回蕩。鐘聲,給整個朝陽觀披上了一層看不見的袈裟……我沒有伸手敲鐘。我更想借著朝陽觀上吹拂千百年的風,傾聽來自時光深處的鐘聲……

站在鐘樓,舉目遠眺,廣潤河似玉帶穿城而過,河兩岸高樓林立,好一個繁華人間。而這朝陽觀,則像一個不露聲色的隱士,隱于鳳冠山之巔。任山下的世界日新月異,千變萬化,他自神態自若,不慌不忙。

離開鐘樓,我來到朝陽觀山腰的石通洞。清道光二十一年(1841)《建始縣志》載:“石通洞在朝陽觀山下,大山中空,門當山麓,穹隆如屋。入門左旋而上,逶迤曲折,可容數百人。洞頂豁開,仰見天日。它洞沮洳此獨燥,它洞幽暗此獨明。”故此洞又被稱為“石洞通天”,是建始著名的古八景之一。

“古木蕭蕭洞口風,昔人曾此出樊籠。崖前況有涓涓水,好滌塵襟去效翁。”站在洞口,我腦海里閃過黃庭堅的詩句。洞之風,洞之水,在詩意里穿越時空,澎湃了幾多來到此洞的人之心懷……

徘徊洞中,我不禁想到,據說抗戰時,葉挺將軍被押解重慶,道經建始,曾在這兒短暫羈押過。石通洞,吞吐過歷史的漫漫風煙,沉郁了這一方山水的色彩。

傍晚,我循著山路回到城中。回望,夕陽正把朝陽觀點亮。

再見,朝陽觀。我來過。

不必說再見,朝陽觀。我不曾來過,也不曾離開。

(編輯孫小茜)

(作者黎采)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    最新推薦
    上期平码推算下期平肖 波音公司娱乐网址 极速赛车软件看计划 怎么玩新时时 抢庄牌九怎么玩 3d福彩网上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追号计划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时时彩包赢公式0369 广东11选5稳赚 时时彩毒胆王独胆分享